头部banner

被父亲砍掉的枇杷树

出自: 2019年第18期
字体: | |


  前几年,哥哥在县城里买了一套房子。父亲不愿长住,且乡下还种着几亩薄田,所以他总是县城、乡下两边跑。这次“五一”长假,我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乡下。说起来,我已经很多年没在暮春时节回这里了。

  回到老房子,我搁下行李,就迫不及待拿起父亲特制的一根竹竿冲去果园,想采一些枇杷来吃。每年这个季节,乡下的枇杷已进入扫尾阶段,果子最是成熟、香甜。可到了果园我一看,呆住了:原本高大茂密的枇杷树不见了,如今只剩一截光秃秃的1米高的树桩立在那里。我两手空空回到家,没见父亲踪影,我便问母亲:“我爸咋把枇杷树给砍了?是因为长得不好吗?”母亲说:“哪能呢?那棵枇杷树正是大生大长的时候,年年都结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做人与处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